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全球综合新闻首页 · 本地新闻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富人带穷人致富:马克龙新政能“助多数法国人成功”吗?

新闻来源: 欧洲时报内参 于 2018-01-13 19:36:49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不论你是否喜欢马克龙,从目前法国、欧洲甚至全球的形势来看,马克龙现象代表的积极因素毕竟多一些,问题是他带来的希望能否持久。法国目前的舆论导向事实上回避了当代社会面临的普遍问题: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是否需要成功的富人来当领队,社会是否真的因为妒忌成功的富人而瘫痪。是否真的如马克龙希望的那样,法国在能人的带领下变成多数人成功的国度?


对于法国人来说,要评选刚刚过去的这一年的大事,恐怕非“马克龙现象”莫属。两年前尚无人知晓的马克龙在总统大选中异军突起,将左右两大党派打得溃不成军,并一鼓作气在决战中打败极右派候选人,不到四十岁就登上了权力的巅峰。曾预言马克龙很快会失信于民者惊讶地发现,新总统在跟其他前任一样经历了先热后冷之后,民意居然开始明显回升,又破了法国第五共和的怪圈。


我想,大部分法国人不一定认同马克龙的执政理念(这从他总统大选首轮得票24%可以推断),但他们在去年大选决出胜负之后,毕竟还是松了口气:马克龙毕竟战胜了极右派,他为法国和欧洲带来的是希望,而不是极端势力鼓吹的仇恨和决裂。我认为,马克龙大选胜得相当干脆,不象右派或左派的某些政客,他们搞不好经济,就推一些能够转移注意力或分裂民众的话题或措施,比如“国民认同”或同性婚姻。马克龙并不回避严峻的现实,他想引导法国人去与时俱进,适应新的世界。


大部分法国人知道,世界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除了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的经济全球化之外,还有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科技进展;法国人也清醒地意识到,时代的变化不会因法国人的好恶而改变进程,该来的总会来的,与其学鸵鸟逃避现实,不如试着去适应。持这类意见的法国人越来越多是马克龙得以上台的重要原因,许多人也因此而容忍马克龙对富人的赞扬和对其他人的教训,他们可能暂时有条件地接受了马克龙所谓成功者是“登山领队”和“妒忌成功者导致法国瘫痪”的说法。这也是法国人认定马克龙是“富人的总统”、但仍肯定他目前执政方向的主要原因吧。


马克龙上台后开始推行的改革或措施,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务实政治,无关左或右,但民众总体倾向于认为新总统推行的是法国传统右派鼓吹的政策。本人的看法跟大部分人差不多。中国人常说,听其言,观其行。马克龙的新政迄今为止对富人相当宽容,但对穷人和劳动阶层则未必,比如给劳动法松绑,部分取消或减轻巨富税,同时缩减住房补贴、严查失业人员的求职状况等。至于让许多人期待的免除80%居民住房税政策,生性多疑的法国人已经开始担心会以何种方式去“偿还”(国家财政的逻辑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如何填补由此引起的财政漏洞及地方当局将在多大程度上加税应对是值得关注的下文);凡此种种,并未对这个“富人代表”(部分民调称67%的法国人这么认为)的民意产生明显的负面效应,马克龙的民意分居然在降到了41%之后又回升到52%。这可能得益于相对宽松的经济气候,一方面因其前任奥朗德给企业大规模减税的经济效应开始显现,另一方面欧洲经济增长的大环境也出现比较明朗的前景,由此形成的相对乐观的气氛对执政者是一种利好。此外,一些政治因素也不容忽视,比如他在目前法国政坛没有象样的对手(大多数党派都尚未恢复元气),再比如“主流媒体”几乎一边倒地支持他,尤其赞同总统所谓他一直在兑现竞选诺言的说法,至少没有直接抨击他,即使当马克龙敲打媒体(在美国时指责“法国媒体特自恋”)后,情况也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相对于奥朗德上台仅四个月便出现“黑奥浪潮”并从此一蹶不振,马克龙获得的待遇肯定让他的前任羡慕。


不论你是否喜欢马克龙,从目前法国、欧洲甚至全球的形势来看,马克龙现象代表的积极因素毕竟多一些,问题是他带来的希望能否持久。我想,这主要取决于大的经济气候以及大多数法国选民的期待和耐心。前一点,没人能够准确预测;后一点,我并不乐观。


要知道,法国人在总统大选时表现出的期待中,就业是头等大事。马克龙的主要承诺之一,是解决就业问题。他为此开出了不少药方,核心是搞活经济,提高竞争力。在我看来,一定程度的搞活经济、提高竞争力是完全可能的,但想因此从根本上改善就业则不太可能,至少不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就业。最重要的原因是科技的迅速发展使大量传统的行业和工作岗位消失,在这样的大趋势下,讲转型、讲提高就业年龄人口的培训没错,但真正能够实现这样目标的只有极少数国家(如瑞典,其经验一言难尽,需要另外撰文解释),何况即使能实现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从法国的现实和马克龙的执政愿景来看,能确立大的方向并开始真正意义上的深层变革就已经不错了,要让选民看到就业因改革而见成效谈何容易。


我之所以对所谓的改革不那么乐观,是基于对法国社会和文化的主观看法,即法国民众有比较强的公平诉求,而要推行深层改革必定会触及相当一部分人原有的权益,难免会遇到阻力,如能有相对公平的大背景或让人感受到明确的政治意愿,民众接受牺牲部分权益的可能性或许会大一些,反之则非常困难,从民主政治的角度来看,没有民众的认可和参与,很难取得真正的成功。


法国目前的舆论导向事实上回避了当代社会面临的普遍问题:我们追求的是什么样的社会,我们是否需要成功的富人来当领队,社会是否真的因为妒忌成功的富人而瘫痪。我觉得,如果一部分人更富真能带动大多数人富起来,那倒可能是皆大欢喜的事,妒忌到让社会瘫痪确实不太实际。只是在我看来,近几十年来西方的变化恰恰证明相反的结果,即成功者(如果是富人的代名词)的比例相对减少,不成功者(穷人的代名词)相对越来越多。换句话说,部分人的非凡成就与社会贫富差异的加剧同步进行,强调成功者对社会进步的作用,等于无视他们对社会不平等加剧本该承担的责任。社会财富的不断增长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意味着他们生活的改善,这样的发展究竟有何意义?以捍卫资本主义为己任的《金融时报》近两年不断警告不平等加剧从根本上威胁资本主义制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和英国这样大力推行自由资本主义的国家走到特朗普上台和退欧这一步本应成为其它国家的前车之鉴,而不应成为效仿的榜样。


法国的问题绝非推行自由主义就能解决的,这个道理马克龙不会不明白,所以我宁可推测他唱富人赞歌只是出于权宜之计,是为了吸引投资搞活经济,而且他在其它场合还曾赞扬过瑞典模式,并曾警告过“少数人的成功并非真正的成功”。但其它的迹象使我怀疑自己的推测,比如法国在2017年12月31日悄无声息地关闭了处理逃税事务办公室,同时继续大幅度裁减查税人员,官方的解释是,各国之间已经建立了自动交换税务信息机制,法国特别查税机制已无存在的必要,但考虑到税务天堂至今仍大量存在这一事实,有谁能相信上述解释?因此,即使我愿意继续猜想法国目前对富人的赞歌与示好的实际行动都是为了吸引投资搞活经济,甚至愿意相信政府在做大经济蛋糕的基础上会实现更公平的分配,我仍然难以打消疑虑:在象法国这样民主开放的社会中,既然做了,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不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讨论?难道这样的事情真的无足轻重吗?相信大部分法国人不会这样认为。


也许,我们应该摒弃理想主义,尝试一下马氏的新自由主义可能带来的惊喜?或许,真的如马克龙希望的那样,法国在能人的带领下变成多数人成功的国度?为了法国,为了欧洲,为了世界,这样的成功值得期待。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瞬息万变、且日益令人不安的时代,从希望到失望的转换往往不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我难以驱散疑虑和担忧,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许多事情常让我想起荷兰画家布吕赫尔(Pieter Bruegel de Oude)所作的《盲人引路》。但愿将来回顾今天发生的事,证明这只是杞人忧天之管见。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路过(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内容出自转载,<头条ABC> toutiaoabc.com 对新闻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