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留园新闻速递首页 · 本地新闻汇总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13万澳币工程款追讨无门,澳洲华人建筑商濒临破产!求助信好比遗言:“是他们逼死了我!”(图)

新闻来源: 今日墨尔本 于 2018-01-10 20:44:52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真的快走投无路了。”悉尼华人建筑公司老板Max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心力交瘁,“13万澳币工程款拖了3个月,一分都没见着。”


甜蜜的开始,“每小时$43,按月结付”


Max来悉尼已经10年了,现在经营着一家名为“顺风”的建筑公司。2017年10月,他接到了来自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的劳务委托。据他说,双方很快以每小时$43的薪资标准达成工人输送协议,付款周期为按月支付。



“他说这个月开invoice,下个月结算。也就是10月的钱,要等到11月底付。”



“说实话,跟对方虽然并不太熟,但他们在工作安排和交流上,还是很专业和热情的。”



收款受阻,“每次答应支付,每次都有新借口”


辛苦做完几个工程,Max终于等到了11月底,这个早先商议好的收款时间,Max按例向对方公司发送了Invoice。


然而短信那头之前善于交流的“Boss”Grant,却开始变得含糊其辞,时不时简短敷衍,这让Max大为恼火。


他告诉记者,“过去那2个月里,3个工地的工人工资全是我们自己垫付的,真的没钱了,山穷水尽。”



“每次都答应支付,但每次找他都有新借口,不是上头没付款,就是支票还需等银行入账……反反复复找了他好多次。”


对于Max的讨薪行为,相比之前合作时的热情,Grant的态度也开始发生转变。Max告诉记者,Grant欠付款总额超过$13万澳元,对方一开始拖延付款,“他后来甚至企图减少付款金额”。



从Max提供的双方聊天截图中可以看到,在欠款20多天后,Grant突然提出工人费率应是每小时$35澳元,而不是Max一直索要的$43。


Max表示,这种不按规矩的砍价手法,在悉尼建筑界实属罕见。“我当时就果断拒绝了,都是工人辛苦钱,哪能违约说砍就砍。”


山穷水尽,“对方竟反过来征缴我们$8万!”


讨薪受阻,没了收入的Max说,一家人的生活也就此没了头绪。


“现在我们真的是没钱了,天天要帐都找不到人。”


然而祸不单行,令Max没想到的是,他的厄运还未结束,对方公司竟然要求他额外支付另一笔费用。


“他公司12月15号发来一封Notice of Backcharge,要我们支付80000多澳币!”

对于对方的这笔收费,Max感到无比荒唐。


“对方会计突然发来一张invoice,要向我们收$80000,欠我们的$130,000只字未提,也一分未给。”


部分工人出工时间表(图片来源:Max)


越想越气不过的Max亲自找到了Grant,Grant否认知情,称Invoice可能由会计直接发送。


“他是负责人居然说不知道,问会计说是其他项目经理发来的扣款Invoice,转到了我们头上。”


说到这,Max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我们的工钱一分不给,居然还厚着脸皮向我们要钱!”


求助无门濒临破产,Max维权重重受阻


眼看私下协商无果,准备寻求法律途径的Max开始咨询律师,然而不菲的律师费,让已面临破产边缘的Max碰了壁。


“还没聊上几句,律师就说,‘你还不是我客人,我还没有受理你的案件,不会帮忙看这些邮件’,要交1500澳币后才能帮我们。”


“而且$1500还只是给欠款公司出律师信的钱,我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哪里付得起律师费?”



Max告诉记者,由于资金周转停滞,车贷房租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而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尚在国内的孩子。


“我连孩子生病或生日都不敢回国看她,不想让她感受到我们巨大的压力,但她还一直在等我们,想起这些我真的好难受。”


澳洲应该是付出劳动就会有收获的地方,难道这世界只会帮富人?”


Max坦言,他思考了很久才决定找媒体曝光。“我感觉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工会负责人:“得看Max是否是正规公司”


记者随后尝试联系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但手机多次打通后均未接听,短信显示“已送达”,但无回复,邮件也如石沉大海。



新州建筑、林业、矿产、能源工会华人事务负责人周玉磊告诉今日澳洲,近年来华人建筑装修业的欠薪情况呈上升趋势,原因有二:


“这几年恰逢建筑业高速发展期,需求量增大,工人数量增多,欠薪情况也日渐频发。”


“其次也有政府问题,08-13年工党执政期间,工人权益能得到有效保障,如今自由党上台后,获益的大多都是老板。”



谈到Max的具体情况,他表示,工会可以为其提供帮助,但前提是Max的建筑公司必须为在澳注册的正规劳务公司,具备相关执照。


“如果是正规公司,工会可以去工地与对方进行沟通,索要工人出工表等证明。”

由于Max称之前并未签署任何书面协议,双方针对工人时薪费率的争论,周表示“不好说”。


“双方只有口头协议,具体是按$35还是$43真不好说,因为双方商议的时候没有工会的人在场,无法证明。”


周玉磊在听完Max的遭遇后,感叹这起纠纷“实属罕见”,需要上报工会理事会进行商议。


除了求助工会外,周先生也建议Max还可前往其他机构寻求解决。


“比如他可以去找Fair Work Ombudsman和Fair Trading。”


采访后记


在发给今日悉尼的求助邮件里,Max写到:


“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如果我出了意外,麻烦告诉我女儿,我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


“还有,转告给一个无良老板和一个自称国人的会计,是他们逼死了我...”


迟至今日,Max还在为讨薪奔走求助。


网友若能提供任何建议,可在文后留言,或联络今日澳洲。


涉事另一方的Conceptual Interiors公司,若留意到本文报道且愿意就此置评,请随时与我们联络。



1月8日-1月12日


健身,免费私教!

墨尔本淘好货

请大家免费上健身私教课啦!



小伙伴们

2018,要瘦,还要健康~

还可以免费上私教课程哦


识别二维码

发送关键字【私教】即可预约免费健身私教课!

每个人都可以哦!

?

减脂、塑性、增肌啥的都没问题!

请识别二维码后输入关键字:【私教】

:)


责任编辑:yy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