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全球综合新闻首页 · 本地新闻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商界】如何用15年时间赚到70亿美金,年收入200多亿?他做到了

新闻来源: 看鹤壁 于 2017-11-14 13:41:31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与其苟延残喘

不如纵情燃烧。


在互联网圈,有这样一句话:“马云的圈、吴鹰的局”。马云混圈子的能力那是无人可及,互联网圈、影视圈、浙商圈、投资圈,哪个都不曾落下。


可论做局能力,吴鹰任第二,没人敢充第一。2014年中国IT领袖峰会各路老大蜂拥而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给吴鹰的面子。


吴鹰是谁?你可能没听过他,可是他的产品你一定听过,小灵通。在没有任何广告,营销的轰炸下,他就能把小灵通做成人手必备的时尚品,年营收216亿。


在互联网圈子里吴鹰和田溯宁属于第一代,资历辈分都在马云之上。在马云之前,浙商经济的领军人物就是吴鹰,私底下,马云、熊晓鸽、吴鹰还是好基友。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牛人,今天标哥就带你们认识认识这个名利场上游刃有余的神话。


他拿着30美元只身闯美国

什么都可以没有

但中国人的尊严不能丢




1959年,吴鹰出生在北京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吴鹰青年时期正值文化大革命的风起云涌之际,频繁的政治运动扰乱了学校教育的正常进行,可他也没有因此而耽误学业


1978年文革后的第一届高考,吴鹰考上了北京工业大学无线电通信专业,毕业之后留校做了助教,并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台16位单板计算机。


当时国内科技落后,为了更好的吸收世界前沿最新科技成果,1985年,吴鹰考入美国新泽西州理工学院,他放弃了国内高薪厚职,带着30美元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正式开始了自己的肄业之路。


一出机场,吴鹰就被一个美国小女孩吸引了,小女孩一手举着饿的皮包骨的非洲难民照,一手托着捐款箱眼巴巴的盯着吴鹰,期望他捐2美元。


吴鹰被打动了,掏出几十美分准备投入募捐箱。可他的手却被美国女孩挡住了,女孩带着不屑的语气和神情对他说:“我们最低标准是2美元,原来你不是日本人,是中国人啊。”说完,转身就走。


吴鹰的心被刺痛了,他追上女孩,拿出2美元投入了募捐箱。他对小女孩说:“我只想告诉你,不错,我是中国人,但中国人更有爱心。” 


后来吴鹰回忆:2美元没了可以再赚,但中国人的脸说什么也不能丢!


本来积蓄就不多,还捐了2美元,初到美国吴鹰的日子过的很苦,为了赚钱他几乎把能赚钱的杂工都做了一遍。


27岁考进贝尔实验室

因为中国人的身份

饱受外国人的排挤



性格开朗,能吃苦的吴鹰很快就适应的异国生活。苦心人,天不负,1987年吴鹰以优异的成绩加入了朝思暮想的贝尔实验室


贝尔实验室是科技的摇篮,它创造了现代科技的半壁河山,这里不光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一流的科研条件,吴鹰凭借努力很快坐上了项目主管的位置。


当时中国科技落后,贝尔实验室对中国人种种戒备,限制对中国的技术交流与入口,谈论到重要的技术问题就不让华裔研究员参加。


1987年4月,吴鹰代表贝尔实验室接待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电讯代表团。会上,一名中方代表提出了一个专业的技术问题,可美方却含糊其词,吴鹰看不下去自个的同胞被欺骗,本想开口,却直接被boss赶出了实验室。


从那时起,吴鹰才真正明白,强国先要强自己,他更加刻苦学习,把新进的技术都装在脑袋里,将来报效祖国。


32岁创办Starcom公司

联手陆宏亮

誓要为中国人正名



1991年,吴鹰和合作伙伴共同创办Starcom公司,公司发展迅速,规模急剧扩大,其生产的有线与无线网络接入设备深受市场追捧。


努力的人上帝都不会辜负。1994年,黄晓庆从贝尔实验室出来加入了陆弘亮创办Unitech公司,经黄晓庆介绍,吴鹰认识了在美国开发通信软件的陆弘亮,两人一见,颇有几分相见恨晚的感觉。


1995年,Unitech公司与斯达康公司合并,成立UT斯达康国际通信有限公司,吴鹰担任CEO,合作伙伴陆宏亮担任总裁。


靠着当时较为时尚的“电信+我国”的概念,UT斯达康获得了软银总裁孙正义3000万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孙正义在我国最早的出资项目。


此后,通过给摩托罗拉、AT&T代理无绳电话等电信设备,公司运营渐渐步入正轨,年收入1000万美元,员工300多人。


回国遇贵人

花了几千万买断巨头公司不看好的项目

一跃成为“小灵通之父”


1996年,回到国内预备大施拳脚的吴鹰,碰到了他的贵人徐福新。


当时,徐福新还是浙江余杭市邮电局局长,有次去日本考察时偶然发现了PHS技术。


什么是PHS技术?就是个人手持电话系统(不是手机),虽然用的是移动设备,但本质却是固定电话网络,资费比手机低很多。


徐福新回国后将这一发现汇报给了领导,电信局领导即刻让他联系企业合作推广。


彼时,移动已从电信分拆出去,带走了移动事务牌照。电信急需一种新的商品,跟移动联通掰一掰手腕。


徐福新曾找过许多国际通信巨头,其中包括华为、爱立信、但它们都以小灵通技术落后为由,拒绝了。


大公司不愿做的项目,吴鹰把它当成了香饽饽。1998年,吴鹰买断了PHS技术,取名“小灵通”,投入了上千万元,开始向全国推广。


吴鹰的算盘打的很精明,他觉得小灵通成本很低,携带方便,最关键资费比手机廉价80%。



吴鹰是在赌博,当时UT斯达康主要业务是传输设备,还没有涉及移动网,狠砸几千万到一项没有把握的技术中,市场能接受吗?


何况做这个项目就是在打擦边球,没有移动牌照,一旦工信部下令禁止,全都玩完。


临门一脚要他放弃,这绝不是吴鹰的本性。谁做生意都是顶着暴风雨,大不了倾家荡产,只要命还在,就还可以重头再来。


果然小灵通一出世就遇见了麻烦。直到1997年底,才得到一个反扑的时机。


当时浙江余杭一个批发市场搬迁,为避免固定电话拆线的麻烦,当地电信公司和UT斯达康合作,利用当地交换机的多余容量,给小灵通试验网。实行单向收费,月租费20元,资费每分钟2毛,靠打价格战收获了大批用户,一时全国都刮起了一阵“小灵通”的风。(移动4毛、联通6毛)


在小灵通的发源地余杭市,市区仅有4万人,可小灵通用户就超过了1.5万,除去老小几乎人手一台。



肇庆开通小灵通后,仅一个月就放号5万多个;昆明市开通当日,装机量1000部;在西安,小灵通正式开通前,已有6万多人申请入户,开通当天放号4000多个,仅仅花了8个月,用户就达到了15万。


2000年3月3日,上线仅2年,在全球电信业低潮的情况下,UT斯达康于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登陆当天,股价一度高冲到73美元,涨幅达278%,公司市值瞬间膨胀为70多亿美元,甚至高于IT巨头思科;还被纳市戴上了“2000年第一季度十佳公司”的桂冠,收盘日吴鹰的个人财富值飙升至1.73亿美元。


上市后,UT斯达康的业绩连续17个季度超过了预期,鼎盛时期,小灵通能给UT斯达带来25.93亿美元(约213亿人民币)的年收入。


2002年,小灵通全国用户从几百万猛增到1500万;覆盖范围也从中小城市向大中型城市延伸,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态势。 


2004年,小灵通用户总数突破4700万,覆盖了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355个城市。


截至2006年底,国内小灵通用户达到9300万,海外小灵通用户超过700万,全球范围内的小灵通用户突破一亿。


地狱伴随荣光而来

小灵通败局已定

吴鹰黯然离开


小灵通成功了,荣耀铺天盖地而来,站在小灵通背后的吴鹰,风头一时无量。媒体吹捧、名人派对、财富论坛到处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常言道,美人乡,英雄冢,但名利场也让许多英雄竞相折腰,吴鹰也没有例外。


小灵通一夜成名之后,吴鹰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他忽视了小灵通最初就存在的问题,用户体验差、单一的市场、单一的产品是很危险的,尤其对做高科技产品的企业而言。



没多久,小灵通的问题都爆发出来了:信号不好、不能漫游、功能单一,出了市区就没信号,车速超过40公里通话就断断续续。


说实话,小灵通会被淘汰是时代的必然,小灵通跟手机比不具任何竞争力。2004年开始,随着3G技术日益成熟,手机的资费下降,越来越多的人都用上了手机。


虽然小灵通的用户数一直都在增长,但增长速度已经远不能和之前相比。


没有考虑到“范围经济”,把几乎全部的力气投注到小灵通上,最后当小灵通业务呈现发展迟滞征兆时,再提转型,为时已晚。这时候,斯达康的决策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吴鹰开始谋划转型,他想到的第一个项目就是投3G!


可此时许多行业巨头像华为、爱立信、北电已经筹备很久,在终端在又有明显的优势,此前吴鹰做小灵通时得罪了中国移动跟中国联通,关系一度闹的很僵。华为、爱立信企业领导拜访移动跟联通都受到了礼待,唯独吴鹰吃了闭门羹,最关键的3G牌照迟迟不下,转投3G又深陷泥沼。


外忧未排,公司又陷入了严峻的内部斗争。用户从2006年的9300万一路下跌到2009年的6800万,股价一挫再挫,亏本无边分散,陆弘亮和董事会眼睁睁看着曾经居高临下的公司股票,现在变得好像大白菜相同被低价兜售,心中自是焦虑万端。


2007年1月1日,斯达康宣布由UT独立董事Tom Toy担任公司董事长,陆弘亮仍担任公司战略顾问,但全球CEO将不再考虑吴鹰,吴鹰黯然离开。


2009年,工信部发文,明确要求所有1900MHz——1920MHz频段无线接入系统应于2011年底前完成清频退网工作。


2011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将小灵通正式退市,为3G让路;2014年,小灵通基站被关闭,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就此落幕。



写在最后



离开斯达康之后,吴鹰就把手头的股份全部卖掉,做起了投资人、主持人。


经历过大起大落,吴鹰现在变的淡然多了,对投资的项目也变的异常谨慎,因为他的辈分高,经常被人请来做互联网大会的主持人。


吴鹰的故事听起来让人很惋惜,他用极短的时间创造了小灵通神话,又很快的淹没在互联网浪潮里。


他的人生就像是一场赌博:放弃高薪厚职出国进修是在赌,离开贝尔实验室创业是在赌,做小灵通是在赌,好在他赌出了一个市值70亿美元,年收入216亿元的商业帝国,尽管时间不长,但至少经历过其中坎坷,明白了创业厚重,才有了如今的谨慎。


要赌,就要做好输的准备,商场如战场,吴鹰的胆识值得我们敬佩,他的创业经历,值得我们学习。回想他人生的起承转合,我想你们应当明白一个道理:警醒、创新才是企业长存之道。

(来源:标王 标王财经

本期编辑:钱璐璐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路过(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内容出自转载,<头条ABC> toutiaoabc.com 对新闻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前期相关精彩新闻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