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财经·军事 | 生活·家庭·娱乐 | 体坛·历史·科技 | 摄影·旅游·文化 | 移民·教育·就业 | 数码·健康·奇闻 | 评论·图片·视频
留园网首页 · 全球综合新闻首页 · 本地新闻首页 · 【繁體閱讀】 【网友评论:0条】 【 近期热评新闻排行榜 】 【 近期热门新闻点击排行 】   

一个家庭两个爸爸

新闻来源: 美国中文网 于 2017-06-19 10:13:42  敬请注意:新闻来自网络,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提示点击上方""↑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这是生活在马里兰州的一个家庭。照片中的小女孩因为是兔年出生的,叫小兔,即将满6岁,晚她两年出生的弟弟叫小龙,还不到4岁。推着小兔的,是他们叫作“爸爸”的Charlie,抱着小龙的则是Wei,两个孩子叫他“爹爹”。

Charlie(左)和Wei(右)接受采访。


Charlie在大学做研究,Wei从事特殊教育。两人是一对同性伴侣,1995年相识后不久就在一起,但到了2012年,他们的结合因为孩子有了变化。


在父亲节即将到来之际,在人人谈论着LGBT群体平权的今天,我们想要说说Charlie和Wei、还有他们的两个孩子的故事,说说他们的“平常”,和他们的“不平常”。


一个五年的计划

“是我先提出来想要孩子的。”Charlie回忆说。“到了一定的年纪,或是人生一个阶段,我想要这样的经历,也觉得我们很适合一个有孩子的家庭。”


对于同性伴侣来说,想要孩子一般有两种途径,领养或是寻求代孕。Charlie和Wei最开始有这个想法是在2004年,那时候同性伴侣领养孩子还很少见,两人了解到,如果走领养这条路,等待有孩子的生母选中他们,可能需要很久。


于是他们转而选择了代孕。但这条路也并不容易,从2006年走出第一步,到2010年开始医学操作,再到2011年第一个孩子小兔出生,他们把这称作“一个五年的计划”。

Charlie和Wei制作过一个视频,记录这个“五年的计划”。


人们常说,没有人能100%准备好做人父母。Charlie和Wei也是一样。在准备时,他们心里也有过反复。


“尤其是刚刚确定怀孕的时候,想说到底这个决定是对的还是错的,未来会发生什么,不确定我们能不能做好这个工作。”


两人只好积极让自己准备得更好一点。Charlie跟着怀孕的朋友去医院上产妇教育课,两个人也一起接受护士的培训,心里不自觉地做了一些准备。


小兔出生在明尼苏达,出生那天,Charlie和Wei刚探望过孕母,听说不会很快生产,就回到了芝加哥朋友家。谁知就在这时候,突然得知孕母羊水破了。


两个人立马开车往明尼苏达赶,却还是怕赶不及。边开车边挣扎,两人做出决定:Charlie在威斯康辛机场下车,买机票飞过去,Wei继续开车,这样总有一个人可以赶得上。


想要看孩子出生的心情,天下的准爸爸都是一样。


最后两个人一先一后,都及时赶到了医院,看到小兔出生。第一次见到属于自己的小生命,也许是真正感受到了做父亲的压力,比较内敛的Charlie只是形容说“很兴奋,也很累”,先抱到孩子的Charlie更细致地回忆了当时的感受。


“觉得很神奇,这么多年的准备和过程,到那一刹那看到真的有孩子出来。从她出生,哭,到抱在身上,感受到她的体温,觉得很庆幸,一个小小的脆弱的生命就在这里,到底要怎么去呵护她。还想到未来十几年要一起走过,很高兴,也有点担心,是种很复杂的感觉,可是当下就是非常满足,觉得终于知道什么是幸福。”

两人记录下的一些孩子的瞬间


两个父亲的分工

激动之余,两个人需要很快适应起新的角色,轮班照看,没日没夜地守护,每一天学习着“做父亲”这件事,偶尔也为了教育方式吵吵架。我问,当父亲和事先预想的是不是不一样,两人都说“太不一样了”。


“现在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晚上9点以后,他们睡觉了,才有自己的时间做点事情。出生前我还特地说,有了孩子我们也一定要有二人空间,可真的有了孩子后,都是在看小孩。


说这话的时候,两个人脸上仍然都是笑意。我又问,当父亲以来都有什么困难,Charlie说是要压抑自己性急的脾性,培养耐心,还要舍掉时间上的自由,Wei改变的则是内向的性格,多说话多解释。

Wei用中文给孩子讲英文故事书。为了让孩子学好中文,他一直维持着把英文书翻译成中文讲给他们听的习惯。


但困难再多,似乎也不算什么。


“有一些事先没预想到的,但我不觉得那是困难。孩子一天天长大,每个阶段都有很多惊喜,这反倒是没有预想到的乐趣,也是最大的收获。”


小兔出生不久,对于当爸爸有了自信的两个人,很快决定再生一个孩子,于是就有了小龙。不过对于“谁更好”这种争论,Charlie倒是很爽快:“带孩子还是需要天分的,我一早就认输了。”

一家人在玩具房里玩耍。


相比之下,Charlie平时工作更忙,照顾孩子的时间不多,加上Wei的幼教背景,自然和孩子比较亲近。虽然Charlie自认Wei比自己好,但Wei解释说,这只是两人各有分工。


“就像大部分家庭一样,总是有一个人为整个家做计划和打算,为孩子创造更好的环境,他是这样的角色。而我是在屋里管理这些东西的角色。虽然他忙,但也会以孩子为主。”


写出这句话之前我是有些犹豫的。我知道社会上不少人对于同性恋有刻板的看法,比如认为他们中一定有一个扮演着异性的角色,而大部分同性伴侣并不喜欢这些带有性别符号的标签,我害怕自己表达不够好,让有偏见的人给“主内”和“主外”的分类贴上标签,加深了偏见。但也许,只有真的理解这个群体,也真的听到他们讲述,看到一家人的相处,才能了解,同志伴侣并不需要区分出“爸爸”和“妈妈”,就和所有有孩子的家庭一样,他们只是摸索着不同的角色,努力地做两个“爸爸”或是两个“妈妈”。

Charlie、Wei和小兔


先接受自己 才能让孩子接受家庭

对于小兔和小龙来说,Charlie是爸爸,是dad,而Wei是爹爹,是daddy。称呼上的区分只是为了方便,但让孩子、让自己接受两个父亲这件事,两人都经历过挣扎。


实际上,在生孩子以前,Charlie和Wei都没有对父母和最亲近的朋友以外的人出柜,各自学校的同事也不知道他们是同志。但决定要孩子,成了他们出柜的一种动力,也给了两人勇气。


“我一直坚信对孩子要诚实。孩子出生前,我觉得要让孩子接受自己来自这样的家庭,我就必须先对自己诚实,接受自己,而接受自己唯一的方式就是主动告诉周围的人。那时也挣扎过,因为我以前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但最后决定既然选择了要孩子,那就去面对。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告诉别人,我是同志,我们决定要孩子,我们是这样的家庭。”

平时两人会带孩子去社区里的小游乐场玩耍。


Charlie和Wei不仅都认为要讲,更要早讲。孩子还不太会讲话的时候,两人就通过一些为同志家庭编写的故事书,告诉孩子“两个爸爸因为相爱在一起,也希望有小孩,就组成了这个家庭”,也试图让孩子知道,每个家庭都是不一样的。


两个孩子在幼儿园都被同学问过“你为什么有两个爸爸”的问题,由于从小就解释过,他们没有被这个问题困扰。小兔也因为好奇,问过孕母“你为什么不跟爸爸结婚”,但耐心解释后她就不再有疑问。这些也让Charlie和Wei更坚信,坦诚对孩子更有益,也希望其他同志家庭能了解这一点。

Charlie和Wei一人带着一个孩子去社区里的小游乐场。


现在孩子还在幼儿园,两人也考虑过随着孩子长大,学校里也许会出现更多的不理解,甚至敌意或霸凌,面对这样的可能,他们只希望尽其所能,教给孩子应对的能力。


“提早告诉他们,就是想让孩子准备好,未来遇到这样的情形,应该怎么应对。我也想让他们知道,如果对方不理解,不要觉得奇怪,不要纠结或难过。是你朋友的人,无论怎样都会是你的朋友。别人的反应是难以控制的,最主要是我们如何去引导孩子接受这样的反应。”

孩子上daycare以来,两人准备好箱子,一年一个,把每一年两个孩子的所有作业、名字牌等东西都收藏起来。


社会上对于同志家庭的顾虑很多,其中包括认为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少“母亲”或“父亲”,会造成缺失。Wei也的确担心过两个男人要如何养育女儿的问题,不过让他们庆幸的是,Wei的父母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有了奶奶,照顾小兔变得轻松很多。然而,对于孩子的成长中是否一定需要“母亲”的角色,两人觉得未必。


“不一定要有母亲的角色,但有一个母性的角色当然是好的,毕竟女性有特别的感情表达,跟孩子之间的关系也是无可替代的,小兔就会观察奶奶在家里的作用,这对她有帮助。”

父亲接受采访时,两个孩子在客厅玩耍。


同志父亲为什么不希望孩子是同志?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Wei无意中的一个“爆料”让我们暗暗吃了一惊。他说,Charlie常会担心孩子会成为LGBT群体的一员。


这是一个我想问却没敢问的问题,但Charlie很直接地对我们说:希望两个孩子以后不会是同性恋。


“我会接受,但你要是问我,如果真是这样会不会难过,我想做父母的都会。我自己因为性向,已经比一般人付出了更多,如果他们能不吃这些苦,当然是最好的。”

小兔在沙堆里玩耍。

对于这个问题,Wei显得更乐观,就像接受自己的出身一样,他只希望孩子们清楚自己要承担什么。


“如果有一天他们觉得喜欢这样,那就让他们去做自己。但我会提醒他们,未来可能会有挫折,你要准备好承担。”


听他们这么说的时候,我想起一部电视剧《无为大师(Master of None)》。有一集讲到女同志Denise在年轻时向母亲出柜,母亲的第一反应并不是愤怒,而是伤心,我还记得她哭着说: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非裔女性已经够难了,你还想让人生更艰难吗?

《无为大师》剧照


我看到过许多恐同言论,认为同志太高调太宣扬,认为他们不配养小孩却理直气壮,等等。但我真正接触到的很多同志,比如Charlie和Wei,他们仍然有那么一些小心翼翼,甚至不愿意孩子像自己一样,经历“不平常”的生活,而这一切不是因为他们不接受自己,只是因为这个世界的不理解,和他们对孩子的爱。


我知道在要孩子前,Charlie和Wei还做过不少讨论,做惯了学术的Charlie为此做了一番研究,甚至研究过“同性恋是否是遗传”这样的敏感命题。他说,直到看见没有证据证明同志家庭对孩子有害,才做出了决定。对于经历过接受、出柜等等痛苦过程的同志们来说,要小孩是另一个重大选择,这意味着他们需要面对的更多,还需要陪孩子面对更多。

Wei带着小龙堆沙堡。


如今越来越多的同志家庭考虑孩子的问题,对此Charlie和Wei有他们的建议。


“关键是思想上的准备,要比异性恋考虑更多。还有做这件事的动机,如果你只是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而不是自己爱孩子,我个人觉得不太适合。但如果是真心爱孩子,那就不要想太多,这件事应该做,也值得做。”

小兔小龙和我们摄像师的镜头玩着躲猫猫。

采访这个同志家庭,我看到的所有“表面”,都和任何一个幸福家庭无异。但与他们聊起来,发现的却是“不一样”的地方,因为他们要承受的,比其他家庭多很多。诚然,只是这么一个采访个例,我无法做出“同志是否适合养小孩”的任何结论甚至猜测。Charlie和Wei也不是没有忧虑。比如他们自己也说,现在没什么问题,但孩子还小,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比如对于外界,他们依然希望能有更多理解和宽容,但也知道,“平等是很难的”。


说起将来打算,Wei说两个孩子够了,想要好好带他们长大,Charlie想过再要一个,但考虑到年纪等现实问题,“也只是说说而已”。他自称有时候希望太高,小兔小龙才几岁,他已经准备好一堆人生目标——要独立,要不计较得失——迫不及待想灌输给他们。而性格更平和的Wei只是简单地说:“做个好人就够了。”


但谈到未来的愿景,两人还是相似的。Charlie想要平和,想要给孩子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Wei想要这个家庭一直安全有爱,给孩子们应对未来任何不确定的后盾。


现在的鸡汤文里常说爱不是一切,但看着这家人,我至少被说服了一件事,就是Wei的那句话吧,“有爱最重要”。

拍摄:肖堃 周阳




(转载请注明)

微信号: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

阅读原文/Read more 查看完整视频:

一个家庭 两个爸爸 同志父亲的温情父亲节



网编:网事随风

鲜花(0)

路过(0)

鸡蛋(0)
0 条

手机扫描分享
新闻内容出自转载,<头条ABC> toutiaoabc.com 对新闻内容不承担法律责任。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想说两句?直接写在下面吧
用户名:密码: [--注册ID--] 
 
新闻速递首页】【近期热门新闻】【近期热评新闻
微信红包——支付宝红包——QQ红包——点卡充值
新闻速递首页·新闻网友报料区·返回前页
hits counter